游泳

格斗之主 第一百八十五章 工具

2020-01-17 15:33:15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格斗之主 第一百八十五章 工具

检测出盗版!“救我!”拜耳没有尊严地看着帝斯曼,看上去楚楚可怜,不过帝斯曼不为所动。

“圣女小姐,你也太胆小了吧?这么怕死?何况这又不是真正的死亡,你还会在神国中复活的,怕什么!”帝斯曼哈哈大笑,不仅没有上前营救,反而退的更远,双手环抱胸前,一副看热闹的心态。

“你懂什么!这根本不是火焰!这是君无声自创的怒火法则,会波及灵魂,一旦沾染就很难去除,它会不断侵蚀灵魂,直到受害者成为君无声的信徒!”拜耳越说越急,到最后都差点声泪俱下,看来她十分惧怕这种火焰。

呼呼呼~~此时,火焰就快要接触到拜耳,她连续打出数道无敌的攻击,但都只是短暂的延缓,根本无法破而出。

帝斯曼神色一动,看来拜耳知道的不少嘛,不过既然她都没有办法,自己又如何救她?难道要吉欧再死一次,冒死冲破火焰?

“拜耳,救你也不是不行,不过你要老实回答我三个问题,你必须对灵魂发誓,记住,我们心灵相通,你发没发誓我都知道。”

“好!我发誓,一定会如实回答你的问题,如违誓言,定神国崩溃,不得好死!”拜耳立刻起誓,此时她已经岌岌可危,“帝斯曼,你最好快点!我怀疑这是君无声的荣耀战刀!它曾经镇守主神国度,最擅长传播信仰,是最适合我们神仙境的武器!”

拜耳这时还不忘了出言诱惑帝斯曼,让他攻击战刀,可惜,她的心思帝斯曼全都知道,根本不会上当。

帝斯曼不紧不慢地复活吉欧。

“师父,那战刀呢?”吉欧一出现便紧张地问道,他最怕帝斯曼抵赖,说战刀跑了,或者没抓到到之类的。

好在帝斯曼并没有食言,他指着正在喷火的战刀说道:“在那呢,赶紧去抓住,晚了就被拜耳收走了,你没看拜耳正在收服它吗?快去,师父替你挡住拜耳!”

帝斯曼说完,立刻便拜耳飞去,作出一副要大打出手的样子。

“快点!机不可失!”帝斯曼一声大吼,震的吉欧晕晕乎乎的,他不疑有他,火速朝战刀冲去,口中还大喊着:“我的小刀刀,你是我的了!谁也抢不走!谁也不行!”

吉欧说完后,战刀陡然振动了两下,像是吃惊,又像是震怒,说不清楚,反正如果它是人的话,一定会浑身起鸡皮疙瘩,吉欧简直太恶心。

“你是我的了!是我的了!我一定会像对待自己女人一样对待你,乖,听话,快到我手里来!”吉欧眼中射出爱慕的光芒,一只手已经搭在刀把上。

......

沉默,战刀一下子沉默了下来,它收回所有火焰,静立虚空,似乎真的接受吉欧,对拜耳不闻不问。

“快走!”拜耳大惊,预感不妙,立刻如电般飞离此地,帝斯曼原本还在犹豫,是否要提醒吉欧,可看到吉欧竟闭上双眼,变态般抚摸战刀,他立刻改变念头,和拜耳一样,飞离此地。

“书上所说,神兵利器,有德者居之,诚不欺我也!书上又说,对待神兵,初时要爱抚兼备,贴身而藏,与之同睡同起,不断建立感情,这样以后用起来才会得心应手!”吉欧兴奋的手舞足蹈,边回忆书中记载,边喃喃自语,说完,他竟情不自禁地想亲吻战刀,在他看来,战刀已经沉默如水,静如处子,正是被他御刀术征服的象征,此时刚好是更进一步的时候。

“不要!”帝斯曼站在远处阻止,可惜吉欧哪里听得进去?撅着嘴就贴了上去。

嗖!

一声风响,似乎嘴上凉凉的,“难道亲到战刀了?”吉欧疑惑地看着战刀,发现他的嘴唇离战刀还有点小距离,

“嘴唇?对,我的嘴唇呢?”吉欧一愣,接着他茫然地发现,自己的嘴唇似乎被什么东西削掉了!

“快跑!”这时,远处传来帝斯曼无力地喊叫着。

“师父大惊小怪的,喊啥啊,没见过收服神兵的过程?果然,实力再高也改不了卑微的出身,哪像我,命运之子!很高大上!”

“不过师父既然喊我,我总得过去一趟才好,正好让他看看我新收的战刀!另外在问问他,我的嘴唇怎么回事,是不是真的不见了,我自己也看不见。”吉欧想到这里,便准备便帝斯曼走去。

“咦,我的腿呢?怎么回事?”吉欧刚想迈步,却发现自己的腿不见了!接着他惊恐地发现,除了腿,他的手,四肢躯干,全都消失不见,只剩一颗头颅浮在空中,而这时,他才感觉到那种锥心的疼痛。

“师父,我......”吉欧心中恐惧,他说着说着,鼻子以下便消失不见,接着是鼻子,眼睛和整个头颅。

......

“这就是那个吉欧?怎么长时间和你在一起,人都便傻了?命运之子不应该越来越聪明,越来越厉害的吗?怎么他越来越蠢?你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?”拜耳狐疑地看着帝斯曼,她觉得帝斯曼肯定藏有惊天的秘密,连命运之子都能改变!

“别扯那些没用的,更别试图探视我的内心,除非你想看片子,就是上次的那种,满意吗?”

“上次?还行吧!你找死!”拜耳心中不自由评价道,接着她发现自己想“漏嘴”,顿时勃然大怒,瞬间分出无数分身,将帝斯曼包围,同时冷冷说道:“我若杀你,你连召唤神国的机会都没有,你信不信!”

拜耳话音一落,无数个拜耳都举起右手,上面正凝聚出一根紫色雷矛,对准帝斯曼,最无语的是,竟然有很多拜耳就现在帝斯曼跟前,将他挤在中间,似乎毫不担心帝斯曼动手后她们会逃不掉,也许她们都是假的,但若是以假乱真呢?

“好了,好了,说重点!”帝斯曼装作若无其事,问道:“刚才你答应,要回答我三个问题,不会忘了吧?”

“哼!懒得跟你计较,再有下次,我定不饶你!”拜耳恼火地说道:“先不慌问,你先去收服战刀,若是成了,我会回答你十个问题,同时还会真心助你!”

“你确定不是让我去送死?”帝斯曼笑眯眯地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,一副“我才不会上当”的表情,不过下一秒,他的表情便僵住,因为战刀竟朝他徐徐飞来,这一次可能是怕吓着帝斯曼,战刀飞得很慢,可以用蹒跚来形容。

“这~”这下轮到拜耳震惊了。

“他身上一定有大秘密!连主神武器都主动投怀送抱!我一定要揭开这个秘密!哪怕与他虚以委蛇,哪怕被他调戏、占便宜,也在所不惜!贞操、名声、尊严,都算个屁!只要能躲过大劫,一切都值得,就是让我变成男人也愿意!”拜耳炯炯有神地看着帝斯曼,心中不断盘算着,如何才能套出帝斯曼的秘密,此时的她,根本不把自己当成女人,而是当成一个求生的工具,没有感情的工具,够狠!

上海市杨浦区精神卫生中心预约挂号
柏乡县中心医院预约挂号
银川专治癫痫病医院
梅州治疗妇科哪家医院好
癫痫病医院宁夏哪家好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