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甲

祭炼山河 正文 第61章 赤耀木

2020-01-16 21:27:08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祭炼山河 正文 第61章 赤耀木

陡峭崖壁间云雾萦绕,日光洒落下来,水雾折射映出光晕平添几分幽静,可此时云雾下嘶吼轰鸣不绝,将这份幽静悉数破坏。

野鸡霸王羽毛落了一地,头顶红冠破裂,鲜血流了满头满脸,它却毫不在意,眼神恶狠狠盯着对手。

对面野狼两米多长的身子,青色毛发水润像是一只牛犊,一只眼成了血窟窿,独眼充斥血色。

山谷一角受厮杀波及一片狼藉,野鸡霸王身后的药田,却没受到丁点的破坏。其实野鸡霸王想的很简单,老子我都没能吃到的东西,怎能让你这憨货毁了!

野狼张开血盆大口,喉咙处青色气团涌现,野鸡霸王小眼珠露出惧意,可它非但没有退后,反而扇动着翅膀主动出击,狠狠向野狼啄去。

野狼独眼闪过狡猾,猛地低头任凭野鸡霸王啄在脑袋上,掀起狼皮露出惨白骨头,痛吼中喷出青色气团,直奔野鸡霸王脑袋而去。

刚才只是擦中一点,就碎了它的血冠,正面击中足以把野鸡霸王当场击杀。野狼被啄瞎一只眼,心里恨极了野鸡霸王,不惜受伤也要将它杀掉。

野鸡霸王避之不及,心里哀鸣一声,暗道我命休矣!别了,美丽的小母鸡们,本霸王不能再临幸你们了!

呼——

一阵狂风卷住野鸡霸王,避开青色气团,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地面出现大坑。

野狼浑身毛发竖起,强劲后肢猛地用力,跃起向外逃窜。

“好个机警的畜生,但闯入我的山谷,还想走吗?”秦宇拂袖一挥,野狼惨叫一声被轰飞撞到石壁上,“噼啪”乱响骨头断了不知多少,一时间爬不起来。

死里逃生,野鸡霸王喜极而泣,扑过来抱住大腿,哭嚎的那叫一个摧人心肠。

秦宇抬手打出法力,融入野鸡霸王体内,它身上伤口停止流血,精神随之一振。

“表现不错,里面丹药是你的了。”

野鸡霸王熟稔的解开储物袋,马上大喜,眉开眼笑一对小眼珠眯成了缝隙。叼起来藏在翅膀下面,它转身看向野狼,扑棱一下翅膀居高临下,傻眼了吧煞-笔,老子是有靠山的!

野狼挣扎爬起来,弓起身体低吼,摇摇欲坠却不愿倒在地上等死。

秦宇目光微闪,露出几分惊讶,挥手道:“今日饶你一命,走吧。”

野狼趴到地上,拜了拜,转身蹒跚离去。

野鸡霸王急的跳脚,不甘心这么放过它。

秦宇微笑,“你啄瞎它一只眼,自己只是流点血而已,算起来没有吃亏,别不依不饶了。”

这头野狼虽开了灵智,显然没有破阵的手段,它是怎么进来的?莫非是……秦宇来到谷地边缘,拂袖掀去泥土,一块灵石露出,灰白浑浊已自行破碎。

皱皱眉,又接连检查数处,果然里面灵石也大都已损坏,或是灵力损耗严重。

与幽姬离开前,秦宇专门检查过,当时谷地阵法运转正常,短短时间怎会耗尽灵石灵力?

突破金丹后神念大涨,已有资格修习阵法之道,有机会要留意下这方面的物品了。

更换好灵石,确定阵法运转无碍,秦宇回到木屋,端坐蒲团面露思索之色。魔体进阶成就金丹,他本来信心大涨,自认行走南国间,应可无所畏惧。可杀黑天魔时,七杀宗主天星魔的出现,却让他心头警钟大作。

纵使他有诸多手段,面对元婴境依旧只能被碾压,一百零八根怪鱼牙齿祭炼的【暴兵流】法宝已使用,若再遇到元婴境修士,哪怕血遁大法在手,也未必逃得掉。

当然,南国中元婴老怪屈指可数,遭遇几率极低,但此事却让秦宇及时清醒,心头些许浮躁就此散去。

金丹成就,之后还有元婴大道,而元婴大道后,传闻还有诸多玄妙境界。漫漫修行路,才刚刚开始。

秦宇开始闭关。

一月后,金丹修为彻底稳固,他便迫不及待的出关了。原因无他,嗑药流修士一旦开始靠自身修行,根本承受不了那慢如龟爬的速度。尤其,秦宇又是烂到渣的资质。

天雷竹在手,丹药杂质可以清理,便是根基不稳的问题,也能借突破失败提纯法力时解决。如此,秦宇当然要在嗑药的路上,一去不返了。

可很快,秦宇就陷入困境,不得不中止修行大计。

原因很简单,他无丹可吃了!

小蓝灯可培养原料能提纯灵丹,如此逆天之物在手,说没丹药吃简直可笑,但这就是事实。小蓝灯加速灵植生长不假,但它释放蓝海仅一尺,可加速灵植数量极其有限,提供材料根本满足不了,秦宇的需要。

而且最关键的是,金丹期灵植在修行界中,已属于珍贵物品,自用都来不及,不会有人大肆出售。当然,以丹药换取材料绝对是可行的,但秦宇真这么做了,马上就会吸引来元婴老怪的关注,惹祸上身!

算来算去,秦宇无奈发现,他只有购买种子,自给自足这条路可选。确定这点后他苦笑一声,慢些就慢些吧,安全第一,或许等他成就元婴后,就不必再顾忌了。

可是以这样的速度,想修成元婴境,不知要到何年何月。况且秦宇身上,还有一层无形禁锢,要修成元婴大道,必需找到一滴更加强大的魔血,帮助魔体完成晋升。

三日后,向竹蜻蜓注入法力,秦宇踏出山谷,踏上购买金丹期灵植种子的道路。

……

大半个月,足迹遍布周遭万里,所有修士大城秦宇走了一遍,脸色越来越难看。金丹期灵植种子,几乎在市面绝迹,即便有少量出售,价格也高的离谱。

原因已打探清楚,魔道入侵气焰滔天,南国局势岌岌可危,第一修仙大派赵仙谷插手,并宣布金丹期灵植及种子,成为战略储备物资,不允许私下交易。

秦宇眼前最后一条路也被堵死了,可他满腔怒火,却无处宣泄。赵仙谷能被尊为南国第一仙宗,不仅仅因为是丹药巨头,谷中强者无数,传闻中元婴期老怪,甚至不止一人。

酒楼上,秦宇坐在角落,越想越烦闷。

“嘿嘿,赵仙谷这次,真是耍的好手段!”旁边桌上一人冷笑。

其余几人脸色大变。

“许兄噤声!”

“人多嘴杂隔墙有耳!”

“不可妄言,小心惹祸上身。”

许姓修士冷笑,“怕什么,赵仙谷做了,难道还不许咱们说。灵植及种子交易全部禁止,说什么战略储备,还不是方便他们压价收购,这次赵仙谷是赚翻了!”

“哼!”另一桌上修士怒笑,“真是财迷心窍,愚不可及!若无赵仙谷出手,为南国修士联盟提供丹药供给,战局只怕更加糜烂。我看这位许道友,是被坏了财路,心有不满吧!”

嘭——

徐姓修士拍桌而起,“小子,你说什么!”

“说你愚蠢如猪!”

眼看就要打起来,两桌上修士马上劝阻,好说歹说拉着两人各自离开。尤其徐姓修士桌上修士,心里破口大骂,你说两句赵仙谷的不是也就算了,还要跟人打起来,怕事情闹得不够大,宣扬的不够厉害还是怎么滴?

你想死,别拉着咱们!

这么一闹腾,酒楼气氛明显热烈许多,不少小道消息开始流传。

“嘿嘿,说到赵仙谷,老夫这倒是有一条秘闻。”开口之人故意压低声音,却难掩脸上得意。见不少人看来,他笑了几声卖足关子,道:“赵仙谷中,有一种守护灵兽,乃上古异虫紫背青翅蚁……”

“切,此事谁不知晓,还用你来卖弄!”

“浪费我时间,还当真有什么隐秘!”

“没料就别说话,惹人耻笑!”

老头满脸羞恼,怒道:“你们知道什么,老夫还没说完!你们都知道,赵仙谷有紫背青翅蚁,可你们知道为什么,紫背青翅蚁会留在赵仙谷吗?”

眼神睥睨横扫,见众人被问住,老头冷笑一声,“那是因为,赵仙谷中有一株,传承自古代的赤耀木!知道什么是赤耀木吗?那是上古灵植,可自动汲取天地灵力,凝结赤耀果。”

“赤耀果!可助金丹修士修行的赤耀果?”一名修士惊呼。

老头瞥来眼,“居然有人知道,没错,就是对金丹修士而言,比丹药更加贵重的赤耀果。此果蕴含大量天地灵力,吞服后可直接提升修为,且不会有任何隐患,价值远在金丹期修行所用云雨丹之上。”

酒楼一静,旋即陷入噪乱。

“这位老者,请到桌上喝一杯酒。”

“小儿赶紧上几个拿手菜,我要请长者饮酒。”

“老兄到我这来,咱们好好聊聊。”

老头嘴巴几乎咧到耳后根,故作拿捏一番,坐到酒菜最丰盛的一桌,胡吃海喝一通。此人嘴巴倒是厉害,吹牛直达天际,唬的酒楼上众人一愣一愣,直到他抹抹嘴巴走人,还一个劲的挽留。

秦宇丢下灵石结账,转身下楼。

很快,一条窄巷中,他闪身而出,堵住了去路。

老头皱眉,“哪家的小辈,竟敢挡住老夫去路,不想活了吗?”

冷喝下,倒也有几分气势。

秦宇淡淡道:“小子出身赵仙谷,所以对老人家所言,很感兴趣。”

老头脸色大变,“胡说八道,你可知冒充赵仙谷修士,乃是大罪!”

秦宇冷笑,金丹修为爆发,将他笼罩,“老东西,竟敢胡乱散播谣言,活的不耐烦了!”

老头瘫倒在地,连连磕头,“前辈饶命,前辈饶命!”

秦宇低喝,“说,你哪里听闻,赵仙谷中有赤耀木?半句假话,让你生死两难!”

老头急忙道:“是一个神秘人告诉我的,他给了我一些灵石,让我散播这个消息。”

秦宇目光微闪,“你怎么知道,他说的是真的?”

老头道:“神秘人给我看了赤耀果,是真的赤耀果,老夫虽然修为低下,可与灵植打交道多年,这点眼力还是有的。”

秦宇想了想,冷笑道:“走吧,今日放你一马,以后再敢胡言乱语,绝不轻饶!”

老头大喜,“不敢了,再也不敢了!”匆匆离去。

秦宇摸了摸下巴,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,在散播赤耀木的消息,但事情八成是真的。

【药经】中,有关于赤耀木的记载,培植之法也记录的颇为详细。若他能得到,一截赤耀木的衍生根系,就能借助小蓝灯在短时间内,将它培育至成熟,开花结果。

到时,金丹期丹药匮乏之事,将迎刃而解!

另外,赵仙谷还有紫背青翅蚁,而他的两株千金桑,也已经进化成了大日桑。

秦宇嘴角露出一丝笑意,赵仙谷啊赵仙谷,你们让我得不到灵植种子,就别怪秦某人打你们的主意了。

南京新协和医院咨询电话是多少
石家庄九州中西医结合皮肤病医院怎么样
如何预防不孕不育的发生
哈尔滨治男科医院
汕头做无痛人流那家最好的医院、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