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球

素女寻仙 第1847章 舍利_1

2019-12-04 17:41:48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素女寻仙 第1847章 舍利

范筱梵知道简约的强大,但他从来没有因此小觑自己,他是谁?他是这一界仅存的佛修,他得到的传承来自仙界。

若是按照施发的法术来对应修为,他早就可以飞升了,但既然佛修的传承奥秘无穷,激发的法术可以无视这一界规则,他又怎么会急于再飞升到仙界呢。

虽然他不明白其中的奥妙,但那又如何呢,并不影响他的修炼,只要他愿意,他完全可以成为这一界顶尖的存在。

他没有出手,并非有所顾忌,而是不愿意出手,在他心底,他只把自己当做九域的过客,九域也只不过是短暂的落脚点而已,但是现在,他终于被激怒了。

他只是想要安安稳稳在九域完全吸收了佛像金光,他从来不舍得浪费佛像中一点点能量,佛像的黯淡让他怒火中烧,怒气中,他的面色却愈发安详。

爆炸的气浪倒转,他已经合身扑上,半空中双手极快地打出法诀,一个个金色符号出现在身前,随着他的向前推移,他的唇角开始微微蠕动,一种特别的声音从唇中吐出来。

好像是全无感情的声音释放出的噪音,明明不大,只有嗡鸣,偏偏这样的声音听起来就让人心烦意乱,恨不得捂住双耳,这声音却好像挥之不去一般,不断嗡鸣着扩散着。

简约一连施展了三次瞬移,人已在爆炸开外接近两千米,他退得快,可爆炸的追踪也同样快,就在他的身前不足百米之处。

视线可以穿透爆炸看到其内的死寂,与爆炸席卷一起形成鲜明的对别,死寂似乎连视线都可以吸收,眼眸好像都无法移开。

简约的手里忽然多出一把飞剑,人后退着,这把飞剑已经高高举起来向前劈去,滔天剑气与爆炸的气浪撞击在一起,如同一道闪电般,爆炸的气浪被分成两半。

爆炸中心的死寂倾泻而出,与剑光相撞,静与动、死与生碰撞到一起,时间似乎都在碰撞中停滞,爆炸的肆虐忽然消失。

可就在这爆炸消失、天地安宁的一瞬,一抹更加耀眼的金光忽然浮现,金光中传来一阵无法忍耐的嗡鸣,这声音直接钻入到简约的识海内,让人心烦意乱,而声音之后,便是隐没在金光中范筱梵的身影,和金色眼眸中的一抹怜悯。

简约的身形在一剑劈过去之后就停止了倒退,望着范筱梵扑过来,手中飞剑向前一送,飞剑乍起耀眼亮光****过去,范筱梵身前金色符号忽然涌出来,耀眼亮光瞬间便被淹没。

连片刻的阻拦都没有,范筱梵裹挟着金光,唇角微动,与令人烦躁的声音一同向简约撞过来。

彼此的身形只有数百米,四目遥望可以看到对方的眼眸,范筱梵怜悯的眼神与简约清冷的视线碰撞在一起,金色符号排山倒海般冲击过来。

这样的法术,范筱梵即便是修炼了数百年,还是只会施发不懂其意,但,这些在此时都不重要的,重要的是战胜简约。

数百枚金色符号冲击过去,冲击的过程中再次形成一个巨大的“卍”字符,“卍”字符正中间,却是一个古怪的符号,它牢牢地占据着最中间的位置,释放出毁天灭地的气息。

简约的眼睛一眯,危险的感觉从心底升起,片刻的交手,他就已经估算出范筱梵的实力来,他的眼神蓦地一冷,一条晶莹剔透的锁链忽然从左手手腕脱出,白光之中,一条白蛇正蜿蜒在锁扣之中急速欢快游动,随着锁链的腾空,白蛇与锁链化为一体,分不清半空中欢畅飞舞的是白蛇,还是晶莹得几乎透明的锁链,捆仙圣索迎着巨大的“卍”字符冲撞过去。

白光大盛,在金色耀眼的“卍”字符的金光中看起来纤弱,可是竟然意外压制住了金光,捆仙圣索横着冲撞过去,远看仿佛金色海洋中一叶白色扁舟,金色海洋狂风暴雨,但这白色扁舟却乘风破浪,忽然,这白色扁舟与暴风雨冲撞到一起。

冷笑同时出现在范筱梵和简约的嘴角,可马上,范筱梵的冷笑就化为了震惊,随着白色锁链的靠近,“卍”字符上的灵力忽然在流逝。

金色的“卍”只符号是他唯一可以对抗简约的法术,从祭炼了舍利开始,他就在修炼这种法术,数百年来,随着修为的提升和佛像的吸收,他以为这一界再无人是这功法的对手,除了宋辰砂的诛仙弓。

但诛仙弓激发,便是同归于尽,“卍”字符法术固然被破,宋辰砂却性命难保,可他万万没有想到,简约的手里竟还有能克制他法术的法器。

金色字符上灵力的快速流逝,让巨大的“卍”字符开始缩小,而白色锁链还在向前扑来,距离越近,金色字符的灵力流失越快,他几乎可以透过字符看到锁链里的那条白蛇,它畅快地游动着,大口地吞噬着灵力。

佛族的灵力,佛像的灵力也是它能吞噬的吗?

这个念头只一出现,他便没有时间也来不及再深究了,他的身形正向前扑去,忽然,体内的灵力一颤,面前的金色符号化作金色灵光星星点点消散,他体内的灵力正在消失,白色锁链正在趋近。

从来没有过的恐慌忽然袭来,佛像再一次出现在身前,他的身体蓦地站下来,神识向储物手镯一探,忽然就呆了一下,他对佛族功法太自信了,他的储物手镯内竟然没有足以匹配的法器。

佛像再次高涨挡在他的身前,耀眼金光再次激发,他的心内鼓胀着不舍,唇角忽然加快了蠕动,更多的嗡鸣声向简约的识海中钻进去。

可是他忽然睁大了眼睛,不敢相信地望着眼前,他的唇角还在蠕动,可那只是机械般的蠕动,他简直不敢相信他的眼睛,佛像的金光正在黯淡、消失,那条雪白的几乎透明的锁链紧紧地困在了佛像的身上。

头忽然炸裂般疼痛起来,就在他一疏忽间,一道神识钻进了他的识海内忽然炸开,他身子一晃就向下坠去,识海之内翻江倒海般,神识破碎,识海犹如刮起了风暴。

身子一晃就向下坠落去,勉强挣扎着站在半空,却眼神迷离,冷汗涔涔,神识碎片在识海内飞舞,几乎让他失去了意识。

简约漫不经心地瞧了范筱梵一眼,张手一招,捆仙圣索捆着佛像飞回到手中,锁链之内白蛇欢快地游走着,他微笑了下,心念一动,捆仙圣索重新缩小盘踞在他手腕上、

佛像的金光几乎完全消失,简约略微打量一下,手掌中多了一个玉匣,将佛像收了进去,不见再有多余的动作,玉匣便消失在手中。

从见面到分出胜负,二人一句话也没有说过,也真不必说些什么,其中的缘由彼此清清楚楚。

简约的眼神逐渐冷酷起来,他慢慢地走到范筱梵的身前,范筱梵朦胧的眼神中望到危险临近,他忽然抬起手来。

完全是身体的本能,可是神识却完全控制不住身体,抬起的手指凭借着手指的记忆打出法诀,神识却完全控制不了灵力的激发。

简约的手已经盖在他的头顶,破碎的神识带着记忆再一次翻江倒海,忽然,简约掌心内灵力一吐,范筱梵的身体一顿,眼神涣散

手掌移到丹田,灵力再一吐,丹田内金色元婴化作一汪金色灵力,极快消散,手掌离开之时,拽下了储物手镯,一点灵火便落在这具肉身上,刹那间,肉身燃烧,化作一捧轻灰,纷纷扬扬飘落。

简约淡然地瞧着轻灰飞扬,飘洒在野草丛生的大地上,转头向荒域深处行去,不多时消失在荒域深处。

微风轻拂,飞扬的轻灰隐没在荒草丛中,却有数十点轻灰微微绽放着金光,金光交织,绽放金光的轻灰忽然飘起,聚拢在一起,形成了一枚只有米粒大小的舍利。

舍利上金光流转,很快金光内敛,就如一粒极为普通的沙砾落在草丛中间,谁也不会想到,这粒沙砾般的舍利内,却有一个极大的空间,其内一点元神闪烁着。

张潇晗坐在洞府静室之内,一年的时间不足以将碎婴之后所有的灵丹都炼制出来,但她也没有打算全靠灵丹的堆积提升修为,将神识沉浸在储物手镯之内,将每一阶段所需要的灵丹全都准备出来。

张嘴将丹田内温养的五行透明飞剑吐出来,飞剑一离开张潇晗的身体,便在半空中颤动着想要飞走,张潇晗伸手抓住飞剑,手指划过剑身,一抹鲜血随着隐没在剑身内。

飞剑安宁下来,独自停留在静室一角,万事俱备,张潇晗沉静地端坐着,平心静气,心神内敛,沉入到丹田之内,丹田内紫色元婴安详静坐。

心神终于沉入到元婴之内,元婴忽然粉碎,丹田的剧痛席卷全身,元婴内的精气喷薄而出。

从穿越至今的修炼,张潇晗的体会就是舒适,灵力滋养着肉身,每一个细胞都好像在被灵力滋养着舒适,但这一次,她的全身都是在剧痛中。

堪比半仙的修为,元婴内积蓄的精气该是多么磅礴,碎婴的刹那,这些精气狂涌到经脉之中,经脉承受了这些精气,却无法完全容纳,精气便透过经脉向肉身渗透。

而元婴的碎裂,让身体内的修为瞬间跌落,这些精气失去了控制,在身体内横冲直撞起来,张潇晗想要控制,却完全无法控制,身体在元婴精气的冲撞之下几乎瘫痪。

这种状况简约早就对张潇晗提起过,碎婴伊始,身体在元婴精气的冲刷下会瞬间失去了控制权,这时候最重要的不是聚拢精气,而是完全不加控制。

碎婴碎婴,就是要将元婴完全碎掉,让丹田内空空如也,回到还没有修炼的状态中,一旦心存控制,灵力就会在经脉内游走,便会重新流入丹田,磅礴的灵力便会重新凝聚,既不会成为元婴,却也不是内丹,会形成无法控制的精元气团,如此,这气团将会在经脉内反复游走,试图重新凝婴,而到了这一步,碎婴就是失败了,身体和经脉会在精气的反复冲刷下爆裂。

修士的本能便是控制灵气,违背本能是最难的一步,碎婴功法之所以失败居多,就是这第一步碎婴极为不易。

这般浓郁的元婴精气不加控制地消散在肉体中,本能的就会生出遗憾的心思,而剧痛也会促使修士条件反射地聚拢灵力,便会下意识地控制灵力,形成修炼的过程而失败。

张潇晗只将神识完全停留在识海的神识小树上,对身体的状况视而不见,肉身的痛苦与曾经经受过的炼神之苦相比算不得什么,心一横,只当做这个身体不是自己的。

说来容易做起来难,只有强大的毅力才可以任凭身体遭受灵力的肆虐,张潇晗除了固守神识,完全不去理会自己的身体,说实话其它的也就没有什么可做的了。

修为越高,碎婴的第一步时间越久,越是难挨,越是痛苦,簪子内,峒箫沉默地注视着,从上一次与张潇晗口角之后,他就没有再与张潇晗联系过,但他不能不注意张潇晗的碎婴。

碎婴的第一步,庞大的灵力会造成张潇晗肉身的痛苦,但同样也是在改造着她的身体,尤其是那颗心脏。

但他却什么也做不了,只能默默地关注着,等待着。

元婴精气遍布全身,开始向身体外消散,星星点点的灵光透出张潇晗的身体,悬在静室一角的飞剑蓦地一动,飘离出张潇晗身体的灵光悄然向飞剑涌去。

越来越多的灵光从张潇晗的身体内溢出,但更多的元婴精气停留在张潇晗的身体内,向内脏渗透,尤其是心脏,庞大的精气似乎想要将其内的黑**气驱逐出来。

在张潇晗的身体内,在她的心脏中形成了战场,元婴精气与黑**气冲撞着,彼此都想要占据这颗鲜活的心脏,都想要将对方赶出心脏之外。(未完待续。)

昆明复美白癜风专科电话
长春治疗牛皮癣名医
惠州好的治性病医院
武汉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
兰州癫痫病医院
分享到: